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正版包邮 月下美人来1+2 套装全2册 笑倾三国汉室瑶光作者梦三生又一古风小说爱情小说 青春文学情感古代言情小说书籍 古言江湖
  • 市场价格:76
  • 促销价格:47
  • 商品编码:566313057301
  • 商品分类:三国美人
  • 商品所在地:北京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9-03 11:45:54
商品详细信息 -

正版包邮 月下美人来1+2 套装全2册 笑倾三国汉室瑶光作者梦三生又一古风小说爱情小说 青春文学情感古代言情小说书籍 古言江湖

编辑推荐
★颠覆性人设带来更多的惊喜!
女主是人人唾弃的江湖邪派瑶池仙庄的圣女,从小被残忍对待,却不谙世事,生(简)性(单)单(粗)纯(暴);而男主是武林盟主之子,出身名门正派,却任性洒脱,不按常理出牌。一边快意恩仇,一边调教呆萌女友。
★看似花容月貌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却是个暴力萝莉:
“姑……姑娘饶命……”那男子捂着胸口,忍痛哭丧着脸求饶。 “起来带路。”花朝看着他,开口道。 “我起不来了……姑娘你饶了我吧,是小人有眼无珠……”  花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又骗人。刚刚那一脚我*多只用了三分力,你怎么可能起不来?你再不起来,我就让你真的起不来。”说着,她作势抬起脚,便要往他胸口踩下去。 那男子惊得一骨碌爬了起来。 “这不是利索得很吗?”
★作为一个武林未来的扛把子,竟然是个武功平平且身体不佳的纨绔公子?  


  傅无伤作为武林盟主的长子,行侠仗义、古道热肠、知恩图报……这些人设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挑剔、龟毛、洁癖,脸上写着有钱任性四个大字,为了吃到可口的饭菜,差点把酒楼给拆了!曾经遇到弱女子撞在自己的轿子上都视而不见,遇到美艳呆萌的女主立刻变得古道热肠,没想到傅大公子是个弱不禁风的病娇,想英雄救美一把结果自己先晕倒在女主怀里的男主也是没谁了。傅大公子你究竟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作为一代大侠的君子风度呢?作为世家公子的含蓄矜持呢?你的“男人本色”还能表现得再明显一点嘛!
更多精彩尽在《月下美人来》!
内容简介
      青阳镇是一个不问过去的地方,因为过去太过沉重。任你正派大侠或魔道祖师,厌倦江湖还是躲避仇家,只要能守住青阳镇的规矩,便可在此隐姓埋名安享余生。花朝也是,她忘了噩梦,满心满意要做青阳镇的小媳妇,却发现选择良人,也是个技术活——
良人一号:
    “去去去,不许混说,坏了花朝的清誉我跟你没完。”袁秦扬了扬拳头,作势要揍人。“得了吧,整个青阳镇谁不知道花朝是你袁家的童养媳啊。”
良人二号:
      那人怪笑:“向来冷血无情的指挥使大人……好像竟真的变成了一个情痴啊……”平日里性子腼腆、容易脸红的赵屠夫此刻面色一冷,眼中戾气乍现:“你要如何才肯放了她?”
良人三号:
     傅无伤正要发怒,却见司文冷不丁伸手从他身上的伤口处沾了一些殷红的血,举到他眼前,一脸犹疑地道:“少爷,您的晕血症已经没事了吗?”傅无伤猛地一僵,本就已经力竭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双眼一闭,干脆利落地昏倒了。
作者简介
梦三生
     不愿众人皆醉我独醒,唯爱繁花梦里醉三生。05年以“梦三生”之名开始码字生涯,陆续出版数十部青春小说,并输出繁体及海外版本,无论故事背景处于现代、古代,甚至异世界,悲喜交汇间,均创造出瑰丽迷人的梦幻爱情。代表作:《美人殇》《笑倾三国》《银色十字梦》《奇妙糖果屋》《狐仙记》《如果当时不放手》等。已授出影视版权作品:《笑倾三国》《汉室瑶光》。
媒体评论
     追了梦三生的文那么多年,一直都喜欢她温情脉脉的文风。这本书也没让我失望。梦三生的文风越来越挥洒自如了。不但没有把故事的格局囿于黏黏糊糊纠缠不清的小情小爱,还写出了令人神往的江湖义气,侠骨柔情。女主花朝看似单纯善良,但做事决绝果断不圣母。男主傅无伤没有名门正派的条条框框,任性而为,快意恩仇,手刃仇敌毫不手软,非常痛快。
                                                                                                                                                   ——读者 俪清
     梦三生的文笔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花朝和傅无伤,一个是邪派出身内心纯净的女子,一个是名门正派的武林接班人,作者并没有写一个正邪不两立、相爱相杀的狗血故事,而是一个非典型的邪教圣女和侠二代的反差故事。这篇文中我非常欣赏作者对感情线的处理。花朝是个心性单纯的女孩子,认定了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所以她对傅无伤的好有一定程度的报恩成分,而傅无伤对花朝以命相护,不惜为她孤身犯险,也是因为君子重诺,而两个人在相处过程中慢慢升温为男女之情。所有的感情都是情知所起,有所依托,并不是莫名其妙地喜欢,水到渠成,顺其自然。
                                                                                                                                                                                                                                                                                                                                                                   ——读者 我见青山



免费在线读
楔子

又逢朔月。
雾气浓重,伸手不见五指。
身体被利刃刺穿的时候,傅无伤是惊讶的,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拼了性命从那个魔窟里逃出来,竟然会被自己信任的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子。
“别怨我们啊,看你对那小怪物念念不忘的样子,我们很害怕呢。”执刀的少女嘴角带笑,略显苍白的脸庞疯狂而扭曲,她握着刀柄的手还搅动了一下,“瑶池仙庄的圣女死在我们手上这件事,万一被人知晓……”
这个可能的确太过可怕,即使已经从那个魔窟里逃了出来,可只是想一下这个可能性,在场六人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包括被少女刺中的傅无伤。
傅无伤不是害怕,也不是因为受伤的疼痛,他是想起了那双如死水般平静无波的眼睛,那双根本不像一个五岁孩童的眼睛,他们口中的小怪物、圣女,实际也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而已。
而那个孩子,是因为信任他,才随他们一起从瑶池仙庄跑出来的。
“还跟他废话什么,赶紧杀了他回家。”站在少女身侧的另一个少年出声道,随即声音缓了缓,有些思念有些伤感,“五年了啊,也不知道回去之后我娘还认不认得我。”
“总算是从那个鬼地方活着出来了,我离家的时候,家中的妹妹刚刚出生,如今也有五岁了呢。”看起来年纪较大的少年轻声感叹,似是十分欷歔。
少女抽回刺在傅无伤身上的刀子,抬起手,正欲割下他的头颅时,忽然一阵冷风吹来,还夹杂着一些令人发毛的窸窣声响。
细听,仿佛是满头珠翠随着走动轻轻撞击的声音,几人一下子白了面孔。
他们想起那个打扮诡异的小怪物,她的头上,可不就插着满头的珠翠吗?
“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给我出来!”少女握紧了手中的刀,厉声呵斥道。
并没有人回答她,可是那珠翠相互撞击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近了。
“玎玲玲……玎玲玲……”
终于,一个摇摇晃晃的小小身影缓缓从浓雾中出现,站在了他们面前。
那是个小小的姑娘,四五岁的模样,身量未足,偏身着一袭厚重繁复的宫装,满头的珠翠摇摇欲坠,画了略显怪异的蛾翅眉,如琉璃般漂亮的眼睛也静寂如一潭死水,不见半点波澜,浑然不似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该有的眼神,连带着眉间那一颗朱砂痣也死板板的不见半点灵动,如同一尊精致的傀儡娃娃。
在这无星无月、雾气沉沉的夜里,端的是鬼气森森,令人心头发凉,更何况她半边身子都是血,有乱发掉在颊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腐朽而破败的气息,让她看起来越发地诡异莫名。
此时刚过中夜,雾气沉沉,天空半点星子也无,四周是一片浓郁暗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这个小姑娘却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片光亮之下,因为她的身前身后围绕着一大群会发光的虫子。
“你……你不是被打得掉入山崖了吗?”年纪最大的那个少年的面孔因惊惧而扭曲,几乎是失声尖叫道。
“我答应了他,要送他回家的。”小姑娘抬起了血迹斑斑的手,指向身受重伤的傅无伤,面无表情地开口。
因为她的出现而有些恍惚的傅无伤猛地一怔,厉声喝道:“蠢货!快跑!”
“来不及了。”少女冷笑一声,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见身旁几个少年面上犹有惊惶之色,不由得皱起眉高声呵斥道:“你们到底在犹豫害怕什么?她的爪牙和鹰犬都不在,只有她一个人而已,你们能杀她一次,难道不能再杀她第二次吗?”
小姑娘诡异的模样和瑶池仙庄一直以来的积威带来的影响一下子被少女的话破除了,年纪最大的那个少年第一个定了神,眼中透出戾气来,率先冲上前去,欲将那小女孩斩杀于剑下。
傅无伤见状猛地瞪大眼睛,剧烈挣扎起来,却被少女强行制住,她狠狠地扭压着他,面露讥讽之色:“还真是一头被驯服了的家畜啊,明明在那个魔窟里过着生不如死的屈辱日子,明明杀了她对谁都好,你自己不想当人就算了,可别把我们拉上,我们可还想堂堂正正地活着呢。”
“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们根本不可能从那里逃出来!”本来围绕着那个小女孩的虫子如受了惊般四下里飞散开,隔着浓重的雾气,傅无伤根本看不清那边的情况,不由得气急败坏道。
“那又如何,我们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又是拜谁所赐呢?”少女冷笑着说完,握刀的手微微一转,便要割向他的脖子,彻底给他一个了断。
孰料这时,浓雾之中突然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牢牢地握住了刀刃,与那纤细的小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小手上传来的力气之大,让那少女在惊悚之下想要抽回手中的刀都办不到。
“不……不可能……”少女猛地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几乎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她下意识地去寻找同伴的身影,浓雾中却连半点声响都没有了,她察觉到不对,再不敢细想,下意识地松开握着刀柄的手,拔腿便跑。
小女孩并没有要去追的意思,只将手中的刀丢到一旁,然后低头看了看因为失了支撑而半跪在地上的傅无伤,似乎是有些苦恼,短短小小的蛾翅眉微微皱了一下。
傅无伤似乎听到她嘟囔了一句“好疼”,那怪异的蛾翅眉竟然也有了几分可爱,然后他便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将那只因为握住刀刃而在流血的手伸到了自己的嘴边。
“喝吧。”她见他不动,又将手腕往他嘴边送了送,几乎贴上了他的唇,“不要浪费。”
她的体温很低,凉凉地贴在他的唇上,他下意识地启唇,喝下了她的血。她的血带着异香,那股奇异的香味一路顺着傅无伤的喉咙滑入肺腑,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舒适立刻渗透了四肢百骸。
十分熟悉的味道。
然后,猝不及防间,那个小小的身体便直直地坠向了他。
傅无伤下意识地接住,低头看向自己怀中那个全身血红,只有一张小脸雪白的小女孩,颤抖着伸手摸了摸她的鼻息。
气息全无。

小小的坟包立于密林的深处,没有立碑。
傅无伤静静地在坟前坐了许久,直至天明,才缓缓站起身。
清晨的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刺在他的眼睛里,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姑娘的情形。
小小的一个姑娘,穿着和打扮跟她的年纪毫不相衬,她那小小的身体甚至撑不起那一袭繁重的宫装和满头的珠翠,看起来着实怪异。她蹲在自己面前,歪着脑袋看着因为失血过多而狼狈不堪地瘫坐在地上的他,说:“我叫花朝,你呢?”
比起她如死水般平静无波的眼睛,她的声音意外灵动悦耳,动人心弦。
傅无伤闭了闭眼睛,终于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花朝……
“在这里等着我,我会回来接你的,花朝。”
轻轻说完这一句,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密林。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